读三峡

2007-02-25 17:09:00

  他爱三峡,因为三峡是他的生命; 他恋三峡,因为三峡是他的伴侣; 他画三峡,因为三峡是他的追求。 这是我再读三峡画派创始人,一派宗师岑学恭先生近作《三峡》后的所感。 读岑老的画,若读人生的图式。因其最令人折服的便是以人品入画。见画如见斯 人,其品格所致若干仞之壑;画格所致若云林峰巍,笔墨出处,给人以厚重、雄浑、古朴、苍劲的美学感召。山立德性、水之情怀 已成为画家立身入世的文范,而"岑三峡"则成为人们识"三峡画派"风貌,领一代宗师风骚的标志所在。 用山水之势体君子之风古即有之。孔子把山水喻为古今经第一仁者,袁中道把山水 喻为古今第一才人,董仲舒把山水喻为古今第一志士,毛泽东把山水喻为古今第一英雄。这一切均给岑老以深致的启迪。岑者则把山水作为人生的品相,借助笔墨刻划出山 水--一伟大夫的撼人之处。 岑三峡用笔,直入重、拙、大的极位。在多讲戏墨玩水的今天,岑老却退步"历 史",借古开今。他通过大量的写生丰富了北宗敏法的心得,并创"大斧劈点韵效", 所出墨彩,无论云、石、松、涛,多用此被"一笔"而成。这种以一法而对万象的运作特 征,无疑是达于化境的标志。这恐怕就是哲学所言的由繁就简、深入浅出的境界所在。岑老 的作品如同山岳一样博大,极少小品化倾向。他把山水化于勾、被、染、烘之中。构图常低 远立意、平远得章、高远见势;设色则讲求"墨"意,应了老子那句哲言:"知其白、守 其黑,为天下式。"从它的作品中,我们可以领略到岑派笔墨的一些规范。 这是一帧小中堂,构图颇为奇险,主题峰备采用岑派惯常高远平推方式结阵,笔若依 天、势若奔马,天外云峰有朗吟宇苗之慨,今人既本细读,只一触势便心胸为之一开。从这一点讲"高远见势"可谓岑派最具代表性的美学特征,所谓小幅不小,多缘于此,就笔 者读过的岑派数百幅作品而言,这种大气、毫气、刚气、猛气、雄浑之气的成图运作, 是画家领开一派先河的要谛所在。此帧的章法主要见于平远,笔络层次井然,构架皆以 大斧劈点韵触"一笔"挥成,锋毫所致,金石为之一开,颇有顿刀硬入的撞碰之威,笔 落之处,妙在一个"贯"字,意足神全,领山脉的纵贯之姿,见盘石的横贯之态,尤其 是山之血肉,全用点的关联银法之气,章节严谨,宛若发抒一篇天工开物之赋,一切纯出自然,让人鉴读不能不拍案。 峡的壮丽丰姿。


陈雨光